杜绝“微信红包”需打碎权力崇拜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08-14 10:27 来源:转载网络

去年中秋节前夕,全国共有28个省份发布了与中秋国庆“两节”反腐相关的禁令,10余省份紧盯微信红包腐败。7月2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上半年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汇总表。其中,违规收送礼品礼金问题1599起,占查处问题总数约11%;给予1643人党纪政纪处分,占总人数的14.48%。

信息时代赋予了我们更多便捷的时候,也为让那些生存在中央高压反腐的夹缝中的心术不正的送礼收礼人士分了“一杯羹”。现如今,随着条条送礼禁令的颁布,违规收送礼品礼金问题有所收敛,但形式依旧严峻,以“微信红包”为领袖的新兴送礼模式异军突起,引领收送礼品礼金呈现出花样翻新的势头,不仅披上了“隐身衣”、涂上了“保护色”,更搭上了电子科技的顺风车,玩起了“七十二变”,更具隐蔽性,更难察觉。

不得不说,在微信客户端收发红包不同于银行实名转账的有据可查或是现金送礼的有迹可循,经常在谈笑间就“插播”一条红包信息,多笔金额瞬间入账,安全可靠不易察觉。尽管每个微信红包少则几分,多则200元,但积少成多,仍可能成为一种“微腐败”。而“微信红包”带来的“微腐败”也同样是不正之风,如不能及时制止很容易“积少成多”变成“大贪巨贪”,也有可能会让奄奄一息的“四风”卷土重来。

其实说到底,花样百出的送礼不是送给个人,而是送给权力。正是权力腐化导致的风气变坏,诞生了花样繁多的公款送礼。微信红包的诞生只不过是送礼者对权力拉拢亲近崇拜之心不死,想通过金钱贿赂来搭一搭权力的便车,收礼者更是乐于用手中的权力套现,并享受着被人捧着的快感。

杜绝“微信红包”,不能仅凭一纸禁令,更要对症下药,源头治理。一方面要靠中医“内调”,打破权力崇拜的模式,将送礼违规问题的治理关口前移,做好“提醒关”、“教育关”,防患于未然,让那些徘徊在危机边缘的干部收回不该有的心思;另一方面要通过西医“辅助治疗”,面对不断“推陈出新”的受贿手段还需要监管部门的技术手段的“升级”,练就“火眼金睛”之术,揪出那些与时俱进的“微腐败”“蛀虫”,扫清不正之风。

标签:权力崇拜 微信红包 微腐败 隐身衣 七十二变 佟熙茜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